译稿:天安门广场大屠杀27周年纪念

天安门广场大屠杀27周年纪念

文/卡尔·格什曼  翻译/王剑鹰

去年我在公民力量组织的族群领袖研习营的发言中,引用了戴维·香博(David Shambaugh)在华尔街日报上的文章《中国即将来临的崩溃》(”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香博已经把这篇文章扩充成了一本书《中国的未来》(China’s Future),其中指出了他认为中国政权存在系统性的、致命性缺陷的五个原因:1)最富有的中国公民正把钱转移到国外,并且计划移民;2)压迫逐渐升级,香博认为这显示的是衰弱之像, 而不是力量;3)政权的意识形态已经破产;4)它已经无法解决根植于威权体系上的普遍腐败问题;5)改革走入了死胡同,这意味着这个政权已经无法转向并实现现代化,最终必然崩溃。

这是中国观察家正逐渐取得一致的看法。裴敏新认为,“中国共产党在天安门事件后的维系策略已经走投无路了,而它的新策略却可能加速其灭亡”。安德烈·内森(Andre Nathan)曾总结过中国“威权统治的恢复能力”,现在则认为中国政权的“作为给人的感觉是它正面临现实的威胁”。

政权的不安全感体现在习近平把所有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并推崇个人崇拜。《经济学家》指出,习现在已经不是CEO(首席执行官),而是COE,”Chairman of Everything”(所有机构的主席)。他现在是国家元首、中国共产党领袖、军事统帅、国家安全事务首长、所谓“综合改革”委员会主任,和经济首脑。

习抛弃了1982年开始采用的“集体领导”体制;这种体制是为了避免毛泽东的专制独裁带来的极权主义恐怖,它导致了文化大革命那样的惨剧,让上千万人受到折磨和羞辱,并使两百万人丧生。那是意识形态的疯狂时期,被称为“精神浩劫”,但习支持对毛的崇拜,并把一切对毛的批评视为“历史虚无主义”,担心这样做会削弱党的合法性。

习主导了自天安门屠杀以来最残酷的对异议者的镇压,逮捕了大批的律师、学者、工人和民间活动家,并且加强了对媒体和因特网的控制。但这些压迫并没有能平息批评。三月份,在中国橡皮图章式的人民代表大会在北京开会期间,一封矛头直指习的公开信出现在了政府运营的网站上,批评他集中权力、搞个人崇拜,并且要求他辞职。另一个批评出现在共产党执行部门的网站上,它呼吁更多的辩论和言论自由,并警告习,要担心的不是人民说错了什么,而是什么都不说的人民。内森认为,这个抗议是比公开信更严厉的警告。

习知道自己的软肋。他在2013年登上权力宝座之后就说过,如果党“不能正确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并且不断失误,人民会怀疑我们是否适合统治中国”。但习上台后,恰逢经济增长放缓,迅速上涨的债务达到了国民生产总值的280%(七年前还仅仅是135%),股票市场随后遭遇了灾难式的崩塌,现在又发生了巨大的公共卫生丑闻,据经济学家报道,一批价值上亿美元的过期或错误存放的黑市疫苗被卖给了政府的医疗中心”。很明显,按照习的标准,中国共产党不适合统治中国。

我们不能假装自己可以预测未来,但毫无疑问的是,中国共产党正面临日益严重的政治危机。在本周早期《纽约时报》的采访中,香博说到,这个政党“应该学会如何分享权力以保持权力。集中政治统治权只会加重经济停滞,加深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并导致政权系统的加速下滑”。但没有迹象表明,这个政党愿意分享权力,所以,天安门事件之后27年,我们必须考虑对中国政党专制体制进行新的挑战,并为政治开放创造新的机会。

在当代政治史上有一个惊人的巧合,就在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发生的当天,即1989年6月4日,波兰进行了议会选举,这后来引发了欧洲共产主义的倒台。在我心中,这两个历史事件一直是有关联的,一个成功了,带来了民主开放;另一个似乎失败了,并且让中国的专制统治得以延续,并巩固了权力。

但天安门起义(Tiananmen Uprising)并不是一些人认为的失败。我想起了波兰哲学家莱谢克·科拉科夫斯基(Leszek Kołakowski)1987年告诉我的事情。当时,他回顾了1981年波兰团结运动的失败和中欧其他一些失利的抗议活动(这些运动和天安门运动相似,都被武力镇压,包括1953年东德抗议、1956年匈牙利革命和1968年苏联入侵杰克斯洛伐克),说虽然这些自由运动被镇压了,但他们并没有终结,因为他们为未来运动的发生准备了平台。学习了诸多教训之后,运动逐渐成熟起来,独裁者的权力被削弱了,最终民主到来了。

我认为同样的事情也可以发生在中国,我们可以吸取波兰的经验。1976年,在波兰工人对经济状况和价格上涨的抗议潮流中,一群波兰知识分子组建了“保卫波兰工人委员会”(the Committee for the Defense of Polish Workers),简称KOR。正是这个波兰工人和知识分子的联合,(当然也有教皇保罗二世和天主教会的支持),最终引发了1980年波兰团结运动。

我不知道在中国相似的过程是否可能,但这是我们,尤其是你们,在未来一段时间应该设想,甚至计划的。在过去几十年中,中国成长了一批规模较小但仍在扩大的中产阶级。去年安德烈·内森在民主基金会为纪念政治社会学家西摩·马丁·利普塞特(Seymour Martin Lipset)发表的演说以此为主题。演讲的标题是“中国中产阶级的难题”(The Puzzle of the Chinese Middle Class),刚刚在我们的《民主期刊》(Journal of Democracy)中发表。内森的说法是,中国中产阶级是一个难题,他们并没有象利普塞特所期许的那样起到推动民主化的作用;根据后者的理论,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中产阶级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

内森说,中国的中产阶级很焦虑,而且没有安全感,因为他们的规模较小,并且对国家的依赖性很强,他们被夹在中间,上面是统辖一切的统治党,下面是“数目巨大的工人和农民,他们被认为不开化,心怀不满又充满暴戾之气,而且他们的利益和中产阶级相反”。内森认为,中产阶级成为关键性民主力量的唯一途径是打破“与其他阶级的社会和文化隔阂”。

要做到这一点,代表中国中产阶级政治理念的智识阶层和活跃分子应该组织起来,采取行动去解决中国工人和农民的需要。中国的经济危机不断加深,政府又无法进行有效的社会和经济改革,这位中国活动家与社会下层建立联盟创造了有利条件。

当前环境中的矛盾在于,建立于经济成效上的政权合法性正在消失,为此政府正在加强政治控制,但这又进一步导致了经济停滞,并且深化了合法性危机。还有,一方面政府下大力整治腐败,但一方面它又严格限制法律、媒体和选举等能在防治腐败上起到重要作用的机制,因此实际上又在鼓励腐败。另外,一方面政府的经济政策鼓励向城市移民,但它又拒绝改革户口制度,限制农村移民享有城市的社会服务,制造出深刻而尖锐的社会对立。

在改革压力递增的情形下,中国社会活动家和知识分子需要拓宽反政府力量的社会基础,为此他们可以为解决中国日增的复杂社会需求提出设想和项目。政府和各种蛊惑人心的煽动者则试图把社会不满导向充满恶意的民族主义,把矛头对准少数民族和外国。这会给中国和世界带来真正的灾难。

在天安门广场抗争和牺牲的人们应该予以表彰和纪念,所以我非常赞赏杨建利和他领导的公民力量就天安门大屠杀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申遗方案,在世界记忆名录中以官方的形式永远保留这一历史事件体现出来的人类对权利、尊严和自由的渴望。让我感到自豪的是,民主基金会每年都要向“民主奖”的获得者颁发一个当年天安门民主女神雕塑的复制品。正象天安门事件一样,民主女神雕像是人类渴望自由的通用性标志。我也很推崇(公民力量)在寻找两个天安门坦克人真相上的努力,他们以反抗性的姿态站在逼近的坦克前,向世界贡献了另一个勇气和英雄主义的象征。

与此同时,也很有必要在27年前开始的基础上继续前进,当时中国公民已经在呼吁实施法治,尊重基本人权和自由。天安门广场上的活动家向着民主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并且不会后退。他们留存至今的影响是对权利的呼吁,如今这种呼吁必须和解决中国人民的社会和经济需求相连接。这些需求必须在有政治自由的前提下才能得到解决。

如今的挑战是如何把新的联盟建立在自由和平等,以及权利和需要之间不可分割的纽带的基础上。以此纪念那些在27年前的天安门广场上为民主而献身的人们。

 

原文:

222Notes for China Talk:

“Commemorating the 27th Anniversary of the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by Carl Gershman, the President of NED

Initiatives for China     June 3, 2016

Last year, when I spoke to the Inter-Ethnic Leadership Conference organized by Initiatives for China, I opened my remarks by quoting from an article by David Shambaugh that had just appeared in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on what he called “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  Shambaugh, who has since developed the article into a book entitled China’s Future, gave five reasons for thinking that the Chinese regime suffers from systemic and ultimately fatal weaknesses: 1) The wealthiest Chinese citizens are parking their money abroad and are thinking of leaving; 2) there is increasing repression that Shambaugh considered to be a sign of weakness, not strength; 3) the regime was ideologically bankrupt; 4) It could not deal with the massive problem of corruption that is rooted in the authoritarian system; and 5) the reform process had reached an impasse, meaning that if the regime couldn’t adapt and modernize, it would fail.

This is a point of view around which there is a growing consensus among a number of China watchers.  Minxin Pei has written that “The Communist Party’s post-Tiananmen survival strategy is exhausted, and its new strategy is likely accelerating the party’s demise.”  And Andres Nathan, who in the past has written about China’s “authoritarian resilience,” now writes that the Chinese regime “behaves as if it faces an existential threat.”

The evidence for the regimes insecurity can be found in Xi’s concentration of power in his own hands and the growing cult of personality that he has promoted.  The Economist writes that Xi is now not the CEO (the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but the COE, the “Chairman of Everything.”  He’s the head of state, the leader of the Communist Party, the commander-in-chief of the armed forces, the head of the security services, the head of the committee in charge of the so-called “comprehensive reform,” and also the person in charge of the economy.

He has abolished the practice of “collective leadership,” which was adopted in 1982 to prevent a return to the totalitarian terror of Mao’s unchecked dictatorship, which produced such horrors as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when tens of millions of people were tortured and humiliated and two million people were killed.  It was a period of ideological madness that has been called a “spiritual holocaust,” yet Xi has promoted a cult of Mao and called any criticism of Mao “historical nihilism” that he fears might undermine the legitimacy of the party.

Xi has overseen the harshest crackdown on dissent since the Tiananmen massacre, arresting lawyers, academics, workers, and civil society activists, and tightening controls over the media and access to the Internet.  But with all the repression, he has not been able to silence criticism.  In March, just as China’s rubber-stamp parliament was gathering in Beijing, he was the target of an open letter that appeared on a state-run website criticizing his concentration of power and personality cult and calling upon him to resign.  Another attack appeared on the website of the party’s own enforcement arm.  It called for more debate and freer speech and warned Xi that the thing to fear is not people saying the wrong thing but “people not speaking at all.”  Nathan wrote that this remonstrance was a more severe warning than the open letter.

Xi knows he’s vulnerable.  He said soon after assuming power in 2013 that if the party “can’t handle food-safety issues properly, and keeps on mishandling them, then people will ask whether we are fit to keep ruling China.”  Yet Xi has presided over a slowdown in economic growth, a ballooning debt that is now 280 percent of the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t was 135 percent just seven years ago), a disastrous collapse of the stock market, and now an enormous public-health scandal involving, as The Economist has reported, the sale for tens of millions of dollars to government health centers of “black-market, out-of-date and improperly stored vaccines.”  Clearly, by Xi’s own standard, China’s Communist Party is not fit to rule.

We should not pretend to be able to predict the future, but there is little doubt that China’s Communist Party faces a growing political crisis.  In an interview in The New York Times earlier this week, Shambaugh said that the party “must learn how to share power in order to maintain its power.  Political hegemony is a certain recipe for relative economic stagnation, increasingly acute social stresses and accelerated political decline of the regime and system.”  But there are no signs that the party will share power, so 27 years after the Tiananmen uprising, we need to begin to think about the possibility of a new challenge to the party dictatorship in China and maybe even a new opportunity for a political opening.

It is one of the remarkable coincidences of modern political history that the massacre in Tiananmen Square occurred on the very day  – June 4, 1989 – that Poland held the legislative elections that led to the downfall of communism in Europe.  There has always been a relationship in my mind between these two historic events – one that succeeded and led to a democratic opening, and the other that seemed to fail and allowed the dictatorship in China to preserve and consolidate its power.

But perhaps the Tiananmen uprising was not the failure that some think it to be.  I am reminded of something said to me in 1987 by the great Polish philosopher, Leszek Kolakowski.  In reflecting on the crushing of the Solidarity movement in Poland in 1981 and other failed uprisings in Central Europe that, like the Tiananmen uprising, were forcibly repressed – the uprising in East Germany in 1953, the Hungarian Revolution in 1956, and the Soviet invasion of Czechoslovakia in 1968 – Kolakowski said that while these freedom movements were repressed, they were not in the end defeated because they succeeded in raising the plateau from which future uprisings would take place.  Lessons were learned, movements matured, the power of the dictatorship was eroded, and eventually democracy was achieved.

I think the same thing can happen in China, and here we can take another lesson from the Polish experience. In 1976, in the wake of protests by Polish workers over economic conditions and price hikes, a group of Polish intellectuals formed the Committee for the Defense of Polish Workers, with the initials KOR.  It was this alliance of Polish workers and intellectuals – with the support, of course of the Catholic Church and Pope John Paul II – that led to the emergence of the Solidarity movement in 1980.

I don’t know if a similar process is possible in China, but this is something we – and especially you – will need to think about and possibly plan for in the period ahead.  Over the past several decades, China has developed a relatively small but growing middle class, which was the subject of a lecture delivered to the NED last year by Andy Nathan in memory of the political sociologist Seymour Martin Lipset.  The lecture was entitled “The Puzzle of the Chinese Middle Class” and was just published in our Journal of Democracy.  The Chinese middle class is a puzzle, according to Nathan, since it is not now playing the kind of democratizing role that Lipset believed the middle class can play in the context of rising standards of living.

In China, Nathan said, the middle class is anxious and insecure because it is relatively small and state dependent, and it is trapped between an all-powerful ruling party above it “and a mass of workers and peasants below, who are perceived as uncivilized, seething with discontent, and possessing interests that the middle class sees as adverse to their own.”  The only way this middle class can become a decisive force for democratization, Nathan said, is by overcoming “its social and cultural isolation from other classes.”

To do this, Chinese intellectuals and activists, who are a political voice for the middle class, must begin to organize themselves and take actions that address the needs of the Chinese workers and peasants.  The growing economic crisis in China, and the failure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adopt meaningful social and economic reforms, create a context in which Chinese activists can begin to explore alliances with the society’s lower classes.

It is a context of contradiction in which the regime’s legitimacy, which has been based on economic performance, has been diminishing even as the regime is tightening political controls, which further contributes to economic stagnation and the deepening crisis of legitimacy.  It is a context of contradiction in which the regime campaigns against corruption but systematically encourages it by prohibiting the mechanisms of legal, media, and electoral accountability that are necessary to fight corruption.  And it is a context of contradiction in which the regime’s economic policies encourage migration to the cities, while its refusal to reform the hukou household registration system has denied rural migrants access to social services in the cities, thereby creating a deep and sharpening social divide.

As the pressures for change grow, the Chinese activists and intellectuals will need to broaden the social base of the opposition, and they can do that by developing ideas and programs that address the growing and complex needs of Chinese society.  The government and various demagogues will try to divert social discontent by channeling it into a malignant nationalism directed against ethnic minorities and foreign countries.  That is a recipe for real disaster for China and the world.

The people who protested and died in Tiananmen Square need to be honored and memorialized, and I therefore applaud Yang Jianli and Initiatives for China for launching a campaign to inscribe the Tiananmen Massacre on the UNESCO Registry of the World Memory as a permanent repository for an official record of that historic expression of the human yearning for rights, dignity, and freedom.  I am proud that a replica of the Goddess of Democracy, that was erected in Tiananmen Square, is what the NED annually gives to recipients of its Democracy Award.  Like the Tiananmen uprising, the Goddess of Democracy is a universal symbol of the human aspiration for freedom. I also applaud the campaign to seek the truth about the two Tiananmen Tank Men who by standing in defiance in front of approaching tanks gave the world another symbol of courage and heroism.

But it’s also necessary now to build upon what was started 27 years ago, when masses of Chinese citizens called for the rule of law and respect for basic human rights and freedoms. The activists in Tiananmen Square took an historic step towards democracy, and there is no turning back.  Their legacy is the call for rights, and now that call must be linked to a new vision for addressing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needs of the Chinese people.  Those needs cannot be addressed without political freedom.  The challenge now is to build new coalitions based upon the indissoluble link between liberty and equality, between rights and needs.  That is the way to honor the memory of those who gave their lives for democracy 27 years ago in Tiananmen Square.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在历史中握手 —— 巴厦姐妹城市委员会2013年中国行回首

在历史中握手
—— 巴厦姐妹城市委员会2013年中国行回首

本报记者 王杰夫

“这是巴厦委在近30年的时间里第17次中国商务考察行”!钟方庭(W. Fontaine Bell)一开口就告诉我这两个数字,他的语气是冷静的,仿佛这一切都很自然。

钟方庭先生是巴尔的摩—厦门姐妹城市委员会(简称巴厦委)主席。我和他正在谈去年9月巴厦委的中国之行,在座的还有巴厦委共同主席、美中工商联合会刘伟敏主席。此行是由巴厦委带队,巴尔的摩市政商代表团前往中国访问上海、厦门,并参加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

这 次中国之行,团员有20人,代表了14家美国企业。代表团规格高,由巴尔的摩市副市长卡莱厄皮.帕提亚(Kaliope Parthemos)担任团长。代表团在厦门和漳州都受到高规格接待,市长或副市长亲自出面会谈;在厦门大学,副校长也出面迎接。全程12天,除政府层面 的会晤外,在上海、厦门以及漳州总共举行了超过100场商业配对会谈,其中包括不少重要企业,比如亚马逊能源公司(Amazon Energy Inc.)与中国寰球工程公司;CyberPoint国际公司与中国移动通信集团上海有限公司;贝瑞克有限公司(Bric LLC)与独立投资人韦先生。

访 问取得了丰硕成果。巴尔的摩副市长帕提亚女士在国际友好城市市长论坛上发表了有关海洋巡游业的重要演说;巴厦两市探讨了在海洋巡游业上开展广泛合作;巴厦 委与厦门国际商会签署了为促进两市商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随行的企业也成绩可观,仅长江房地产公司(Long River Realty)一家小企业就收到了50个房地产投资合作意向以及10个投资移民的委托。

这 次的成果在巴厦委的历史上是空前的,可以说是巴尔的摩和厦门两座城市近30年合作关系的必然产物。巴厦建立友好城市关系是在1985年,那是中国改革开放 的初期,也是美中两国开展广泛合作关系的初期。在巴厦委的网页上有一张旧照,是1985年巴尔的摩市市长威廉·唐纳德·谢弗(William Donald Schaefer)带队访问厦门时与当时的厦门市市长邹而军的合照。照片上,邹市长还穿着那个时代的流行服饰中山装,友好地把手托在谢弗市长的后背。这张 具有历史感的照片让人遥想巴厦合作的三十年。

在这三十年里,巴厦委先后17次带领巴尔的摩市的访 问团前往厦门。与此同时,厦门也不断派团队来巴市考察、访问。特别是近年来,每年巴厦委都要接待四、五批来自厦门各界的访问团。两个城市的合作关系在这一 次次的彼此访问中不断加深。用巴厦委的话说,“这种关系已经成为巴尔的摩的国际化战略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有了这样的合作历史铺垫,才会有第17次巴厦 委中国行的成功。

这 次成功的中国行以及巴尔的摩—厦门两市的长期合作背后都离不开巴厦委这个特别的组织。巴厦委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也是非盈利组织,所有成员都是志愿者身份。 但其主席一职又是由巴尔的摩市长亲自任命的。巴尔的摩市没有专门的对外贸易方面的政府主管部门,巴厦委就部分承担了协调巴市与中国贸易关系的责任。因其具 有创造性的服务,巴厦委获得了2014年中美姐妹城市协会颁发的最具创新项目奖。

巴厦委的成员构成很有特点,其成员三十多人,美国人与祖籍中国的人士各占一半;主席一职,也是由美中人士共同担任。这在美中合作组织中是鲜见的,其他类似组织要么多数是中国人,要么多数是美国人。而由于巴厦委的活跃和卓有成效,近年来不断有人希望加入。

在巴厦委的运作以及成功的中国行中,钟方庭与刘伟敏两位主席的紧密合作是关键因素。他们是“多年的老搭档”(刘伟敏语),成功的合作源于两人都很了解彼此及对方身后的国家。

钟 方庭曾在马里兰第一国家银行工作多年,担任国际部门经理。从80年代开始,他就多次前往中国。多年来,他一直在促进美中贸易的领域工作。退休之后,他更是 全身心投入到巴厦委的志愿者工作之中,同时还担任马里兰—中国商业委员会成员。在这次中国行的筹备中,钟方庭利用自己的人脉协调了巴尔的摩市政府的一些重 要关系。他很坦率地对我说,“对商业来讲,政治仍然是重要的”。

相 比于钟方庭,刘伟敏是很了解美国的中国人。她在本地经商十多年,政商两道人脉亨通。她担任着好几个重要的非盈利组织的领导职务,除广为人知的美中工商联合 会主席之外,还有马里兰亚裔商务咨询委员会主席等职。广泛的社会职务使她能通过人脉有效地整合资源。这次巴厦委中国之行,她通过工商联合会和自己的国内联 系组织了中国的国内资源,妥善地安排了行程。

2013年巴厦委的中国行是两座城市在合作30年后又一次成功的握手,但它何尝不也是一个美国人和一个中国人在多年合作关系中又一次重要的握手?而这一次握手又是深深地植根于美中合作的宏大历史潮流中!

在 采访的末尾,刘伟敏主席热切地谈到她所观察到的美中合作的趋势。过去20年,美中贸易关系主要看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但现在潮流改变了,人们更关注中国到美 国来投资。美国政府也认识到这一点,政府官员非常希望加强美中交流,为促进美中贸易投资提供更多的机会。她预见,未来10年里,美中民间交往将迎来一个新 的高峰。

我是同意她的这个判断的,实际上这已不是我第一次从中美人士口中听到这一说法。或许可以期望,在迎面走来的美中民间交流的高峰中,中美两个巨人在更多的领域会有更热烈的握手。

(美华商报)

http://www.chineseindc.com/forum/thread-10838-1-1.html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生逢其时有崔哥

生逢其时有崔哥
华府网记者 王杰夫

      崔哥实在是生逢其时。在这个注意力比较短浅的时代,能得到观众的必然是那些能在短时间内抓住人们眼球,并刺激他们想象力的东西。崔哥就是带着这样的语言来到我们面前。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的脱口秀是要做生活中的炸弹。4月4日晚,崔哥在洛克威尔市民中心(Rockville Civic Center)的专场表演让华府人近距离感受他的语言魅力。

“中国和美国绝对是一个战壕的朋友,怎么可能是敌人”?崔哥是带着调侃的意味说出这句话的。同样一句话,若在其它人说出来,可能会让人感觉是在讨论中美 关系的政治,但在崔哥则不是。在这句话后面,崔哥的铺陈多数是无厘头的。“中国人以前饿了肚子,所以美国在中国把麦当劳开得满地都是;美国在越南吃了败 仗,所以中国在70年代末去帮美国人打回来…”事实上,整场崔哥都只是轻轻地触碰了政治,虽然政治在今天绝对是一个笑料百出、值得挖掘的场域。

崔哥真正想说的是在中国与美国的相遇中,种种的啼笑皆非。崔哥回国去,土豪朋友的女招待用英语问他,“Do you want any Xingbake (星巴克)”?崔哥和朋友去后海酒吧,朋友只会一句英语,“two beers”,每次美国招待用英语问候,他都要来两瓶啤酒。崔哥在中国批评美国,惹来公知等若干人等一片骂声,得到一个结论,世界上最爱美国的人都住在中国。崔哥放纵想象,说美国军队入侵中国,坦克开上北京的四环路上下不来;美军被中国人民围着学口语,询问Money和Marriage;美军军服被仿冒,第二天北京人民每人一身。

崔哥用了很多大词。说到中国女嫁美国多金男的现象,他说如果中国拿3亿人出来与美国通婚,这样中国就“和平崛起”了。中国应该有更多人与外国人通婚,这样就“解放全人类”了。在4月3日,由主办方诺亚中心举办媒体见面会上,崔哥说到自己穿的缀饰着美军标示的外套时,鼓励华人参军,如果美军99%是华人,就“世界和平”了。美军入侵中国,在北京的厕所里被活活憋死,这样就是“入侵中国的下场”。崔哥的这些笑话,让人喷笑之余,又让人感觉他是要诉诸于国人盲目的民族自尊心。事实上,无论是在媒体见面会,还是在表演当晚,对这样的大词都有人大声叫好。

作为艺术作品看,崔哥的段子有多种面向,有讽刺、挖苦,又有逗哏、讪笑,还有安慰、迎合。在本质上,一方面是抵达、满足国人的基本情感;一方面也有对即 成事实和通常理念的挑战。说到海外华人社团林立的局面,崔哥开玩笑说,华盛顿所有社团都可以取消,就剩“诺亚”中心一家,因为若干年后,这一地区都会被淹 没。崔哥讽刺了国内扶老人的事情,说老太太摔倒了,大家一起扶,这样不知道讹谁。

崔哥提供的是一个久居美国的海外华人的视角。这一生活经历造就的独特视角,让他把中国人走向世界过程中的种种错位、尴尬、局促、希望和快乐以幽默、机智的方式展现出来。

崔哥至今的生命历程,前半段是在北京的里弄里度过的,后半段则是在大洋彼岸的西雅图。虽然他在国内是北大毕业,但到美国后的生活并不顺利。有七年时间, 他在市场里摆摊卖锅贴,艰难地养家糊口。后来做翻译,直至考取律师执照。但他不满意这样的生活,感觉没有找到上帝给他的那一个特殊的位置(special niche)。他寻找各种机会展现自己的脱口秀才能,曾经为著名的美国公司如波音、微软等现场表演。几年前,通过当地媒体以及国内媒体的宣传,才艰难地闯出一条道路,他的脱口秀才能终于获得大众的认可。

现在看来,曲折生活对崔哥的脱口秀是一笔珍贵的财富,即使是卖锅贴的那七年,也是一段必要的沉潜时期。而他对自己特殊才能的认定,也促使他以独特的路径 来作全局性的关照和反思自己的文化。这让他一方面能跳出中国既定的文化框架,一方面又仍保留着北京里弄里侃大山那样的幽默、急智和土气。而且他的作品全部 是原创,素材源源不断,都是来自他的生活体验和观察。

生活经历甚至影响到崔哥的表演方式。他的表演是开放式的,没有刻意的程式,而是象侃大山那样随意,随时可以和观众沟通,即使是回答观众提问,也可以看做 是表演的一部分。崔哥喝酒的环节特别让人感受出他奔放、随性的一面。他在台上喝了好几次小酒,一面抱怨着在国内表演让他太拘束。有一次喝了酒后,他甚至 说,现在他要找到胸口发热的地方说开去。

崔哥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脱口秀表演者。他是80年 代末到美国来的,属于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出国的那一批人。那一波人现在美国大多已有了稳固的位置,经历了美国社会这三十年的种种情状。同时,他们也看尽了 中国改革开放这三十多年的变迁。他们中必须有人出来发声,表达他们对美国对中国的看法。可以说,这是他们的历史责任。崔哥的年龄、经历和他独特的个人追求 让他承担了这一角色。这是文章开头说“崔哥生逢其时”的另一重含义。

崔哥在4月4日 晚的舞台上说自己是严肃、深刻和性情的。崔哥这么说是可信的,因为高度的幽默来自于高度的严肃。但当我们把他的作品拿到时代背景下去考量的时候,缺憾也是 明显的。卓别林的《摩登时代》同样是幽默,是那种让人看了过目不忘的作品,既能让人体会到辛酸的幽默,又能一眼看到时代悲剧性的机理。崔哥的作品中还缺少 这种扛鼎之作。尤其是他不敢真正地触碰政治话题这一庞大的领域。而他的表演不少地方还缺少必要的节奏感。

http://www.chineseindc.com/forum/thread-14726-1-1.html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音乐交流的拓荒者 ——记Kerry的中国音乐实践

音乐交流的拓荒者 ——记Kerry的中国音乐实践

华府网记者 王杰夫

      6月19日,何凯丽(Kerry Holahan)又一次从中国回来。她却依然忙碌。

等我找到机会在电话上跟她聊天,我们聊得最多的还是3月她在上海的那场演出。

kerry1

演绎黄自

“你怎么评价你对黄自作品的诠释呢”?我终于问出了我最关心的问题。实际上,黄自对我而言,也是陌生的。直到通话的前一天晚上,我才花了三个小时仔细聆听黄自的音乐,包括《春思曲》、《玫瑰三愿》等作品。

我们谈论的这场演出,是在上海大剧院举行的纪念黄自诞辰110周年的音乐会。黄自是中国近代音乐的宗师,他培养了众多中国近代音乐先驱,如江定仙、刘雪庵、贺绿汀、陈田鹤等人。

黄自的音乐是融合中西的产物,基本的方法是西方的,但又用中国古典音乐的五律加以了改造,并且适用的全部是中国文化的意境,歌词采用古诗词。

比如,《春思曲》开头是这样的,“潇潇夜雨滴阶前,寒衾孤枕未成眠。今朝揽镜应是梨涡浅,绿云慵掠,懒贴花钿”。冷雨、孤枕、对镜贴花,这些是携带着汉民族文化基因的意象。我有些担忧,语言所承载的文化想象Kerry将如何抵达?

“我在台上的时候就是完全融入了,感觉很舒服”,Kerry在话筒里也充满感慨;“我在中国呆了9年,我就像中国人一样说中文,能表达出里面很多复杂的情绪”。、

这个音乐会是由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签约歌唱家、著名青年低男中音沈洋牵头举行的。音乐会表演者一共五组,Kerry是唯一一个外国人。黄自的作品由中国人和西方人分别演绎,可以呈现出作品本身包含的丰富面向。Kerry说她演唱黄自的作品,一方面是用到了她身体包含的对西洋音乐的习惯,一方面是她对中国民歌的经验。

 

中国民歌

我对她所说的民歌经验怀着一种复杂的情绪。实际上,我最早知道Kerry,是因为她在华盛顿社区的舞台上唱《红梅赞》。

3个月前,我第一次遇见Kerry提 到这件事,她很懂我要问的是什么。她说,这首歌不是那种很硬的红歌,很好听,也很适合她唱,是一种接近美声的唱法;而且这首歌在中国人中有很强的认同感, 她唱的时候感觉到与观众有交流,能带给人意义。当她谈意义的时候,我想,她更多是指歌曲本身带给人的美感;至于音乐背后指向的政治意义,她并没有身处其 中,也是她无法传达的。

但Kerry对中国民歌确实有相当的了解。她曾在电话里对我哼起《小河淌水》。当那如水的旋律透过电话流淌出来,我被触动了。这首歌镌刻在中国人集体记忆的深处。

Kerry在大学本科期间就开始接触中国民歌,《敖包相会》这样的经典民歌引导着她在这个领域不断深入;02年至10年呆在中国期间,她有更多的机会唱民歌。她后来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皮博迪音乐学院攻读西洋早期音乐(Early Music)的硕士时,遇到过对民歌的诘问。她的一些同学认为,中国民歌太简单,艺术性不强;但她还是觉得,每个民族的歌曲都有艺术层次很高的作品。就说《小河淌水》,虽然它的歌词很简单,旋律不断重复,但其实需要演唱者具备高超的诠释技巧。

Kerry并没有系统学民歌,在中国的时候她仍专注于西洋音乐。多数时候她住在北京,那里的音乐市场逐渐成熟,不断细分的受众给了她这样的表演者机会。同时,她做着艺术后台经理的工作,不同的地方到处跑,联系演出,做艺术交流。她还有过一个中国男朋友。Kerry说,“我其实是顺风而活”。

Kerry在向我梳理她生活史的时候,我也开始回望自己的道路。在同一时间,我跟她走了相反的方向,从中国来了美国。我也跑了很多地方,并且接受和爱上了美国本土的灵魂乐(soul)。我曾对一个朋友说,我完全能够理解soul里表现的情绪,并且能够想象里面呈现的历史画面。为此,我还专门一个人去南方腹地(deep south)兜了一圈。所以,当Kerry说她能够表达黄自音乐的复杂感觉时,我有同情的理解,虽然我们是在讲两个方向不同的文化抵达。

Kerry是全球化时代文化交流一个很有吸引力的例子。她是欧洲多国混血的后代,又在美国的多元文化中长大。但她去中国呆了9年,并且凭着这9年的积累,在中国的顶级舞台上,演唱了中国近代音乐宗师中西混合的歌曲。另外,她还在演唱欧洲经典歌剧如《费加罗的婚礼》等,为此,她得回头去翻越父母祖籍地的历史。多重的文化融合不断在她的唱腔里有趣地实现着,虽然如何达成这些融合还是隐秘的。

 

跨越文化的边界

Kerry所从事的艺术工作让她能剖析不同文化的机理,在深处帮助达成两种文化的对话。但文化交流的实现,还依靠着受众和大环境,而不仅是艺术生产者。实际上,当Kerry走出自我的艺术创作时,在文化交流上遇到了不同的困难。

有些是文化与政治的关系。音乐是自由的,但当音乐遇到官僚的时候,常常会被政治坚硬的壳碰得生疼。Kerry自己的嗓音适合宗教音乐,她从小是在教会开始声乐训练的。在中国,Kerry多年尝试推广宗教音乐,但这种音乐的公开演出从来没有被放行。他们每次都不得不绕道而行。

还有跨越文化边界的困难。3月份去中国,除了上海大剧院那场演出外,Kerry还参加了美国国务院支持的美国文化中心巡回演出(American Cultural Center Tours, ACCT)。Kerry是主力,跑了北京、上海、长沙、广州等7座城市,对象是音乐学院的师生,边唱边讲,主要介绍美国20世纪3、40年代的百老汇音乐剧大师科尔·波特。

但科尔·波特绚丽、精妙的音乐剧在跨越语言的时候,中国的师生接受起来有些困难。Kerry说, 在一定程度上是她自己的原因,虽然在中国呆了很长的时间,但站在台上的时候,她还是难以抓准中国人的思维角度。中国的青年学生羞于当众谈起情感,让她在诠 释音乐的时候有些无所适从,科尔·波特所表达的各种情感层次传达起来有些阻滞。在同伴的帮助下,她甚至曾经用文章出轨的新闻去启发听众。

这次巡演,让Kerry反 思到两国文化交流的大局。她说,象科尔·波特这种作品在专业音乐学院接受起来都有困难,说明中国对美国的了解还是停留在比较肤浅的层面。在中国,美国大片 很多,麦当劳四处流行,但这远远不是美国。反过来说,美国对中国的了解也很有限。有些美国人甚至以为外卖的中餐就代表了中国。

“可能我们相互的了解都经过了某种折射”,Kerry在这里用了一个词Prism(折射)。所以,她说,“文化交流需要方法;而音乐是一个很好的工具”。

 

拓荒者(Pioneer)

Kerry没有跟我谈太多未来的打算。但她仍然在忙着做一些文化交流的事情。6月份这次回中国,就是受邀参加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举办的国际合唱节,担任莫扎特C小调赋格曲目的领唱。表演完后,她又立即到北京去会了老朋友。对她来说,文化交流也为她自己建立了一个平台和关系网。

中国和世界的艺术交流有漫长的历史,但其实每项工作都是崭新的,因为每次都可能碰触到不同的弦。沈洋对Kerry讲过,他的目标是向世界介绍近代以来的中国艺术歌曲,并且把自己看做是pioneer(拓荒者)。在我看来,Kerry在高度的艺术领域做的文化融合,其实就是pioneer。

kerry2

(照片由Kerry Holahan提供)

http://www.chineseindc.com/forum/thread-19012-1-1.html

Aside | Posted on by | Leave a comment

16选区的另一种可能 ——访马州众议院第16选区共和党候选人李小玫(Rose Li)

记者 王杰夫

      “你为什么是个共和党人”?我站在李小玫家的露台上问她。我这样问并没有什么政治上的预设;在当下的政治环境中,这成为了一个问题。

      目前国会的亚裔议员都是民主党成员,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亚裔从政选择民主党作为党派背景似乎是主流。而奥巴马两次竞选总统,亚裔选民都把超过70%的选票投给了他。但如果翻会1990年代,亚裔在政治上是靠右的。1992年、1996年两次总统竞选,亚裔的过半票数都投给了共和党。

      “这是我的哲学”,李小玫很坦率地说。她钟情的是小政府、自由市场和自由选择。这些都是共和党政治理念中的关键词。李小玫成为共和党,来自她的家庭、教育和从商的经历。

      李小玫成长于一个精英家庭,她的父亲李志钟曾于70年代担任台湾中央图书馆馆长,现仍主持芝加哥的“一中会”;她的母亲是大学教授,在促进中美知识产权交流上有很大作为,曾获温家宝亲颁“国家友谊奖”,和上海市政府“白玉兰奖”。她的父母一直倾向于共和党。

      在芝加哥大学就读本科期间,李小玫深受校园内的自由市场思想的影响。虽然博士就读的普林斯顿大学更强调政府干预,但本科时期的影响根深蒂固。从商后,作为小企业主,她深信政府应该保障私人企业的自由发展空间,而不是替他们做主,规定让他们付多少工资等等。

      李小玫一家在贝塞斯塔(Bethesda)(第16选区的一部分)已经住了22年,她的一双女儿也是在本地的中学就读。

      在华盛顿都会区的地图上,从西北而来的波多马克河流经DC附近,被DC倒立正方形的左上边界生生斩断。16选区恰好位于河流与这条边界之间向上的夹角上。选区的东部把贝塞斯塔的绝大部分包含了进来,西部以波多马克为主。这一地区南靠乔治城(Georgetown),北边紧邻洛克威尔(Rockville),19世纪以来这里就是两地之间的交通要道。今天这里仍然是大华地区的咽喉要地,东来的高速大循环495在这里纳入了270后,往南拐去,穿过波多马克河就是北维地区。从形状上,16选区象一团随风飘散开去的火焰。

      16选区(以贝塞斯塔为主)是在二战前后,随着联邦政府的扩充而发迹的。这里先后建设了一些重要的政府资助的研究机构和政府部门,包括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国家军事医疗中心(Walter Reed National Military Medical Center)等。同时,重要的商业机构如万豪等也把总部设在这一地区。这些良好的条件使得本选区及周边地区(如蒙郡)人口的教育程度和家庭年轻收入等指数在全美的排名中一直高居前列。

      很大程度上,李小玫一家象是第16选区的典型家庭。根据美国社区问卷调查(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ACS)2008年至2012年连续5年的统计数据,第16选区的年均家庭收入为$137,396,高居马州所有选区第一位,而且是唯一一个超过$12万的;该选区学士以上学位获得者占总人口80%,同样高居第一;而失业率仅3.3%,在所有选区中倒数第二;该选区居民年龄中间数(median)为43.6。李小玫一家完全符合这些统计数据的描述。

      李小玫作为共和党参选本选区众议员,想为本选区带来一些变化。16选区有三个众议院席位,28年来这三个席位都被民主党所占据。实际上,整个马州政府包括议会和州长等多年来也是民主党所掌控。在一党长期执政的地方,政治上、政策上必然会存在问题。在16选区以及整个马州,李小玫想让共和党拥有更多的发言权,通过党派平衡,实现更好的政治和政策。

      李小玫主要关注的政策问题有两个。一个是商业环境,一个是教育。早在11年前,李小玫就成立了提供科学管理方面咨询服务的李氏研发机构(RLA),因此她对本地的商业环境非常熟悉。4月19日在专为她举行的亚裔社区见面会上,她提到了几个数据。2006年,马州尚有12家世界500强公司,而现在只有3家;根据国税局(IRS)的数据,18年来,马里兰的应纳税所得(taxable income)流失了70亿美元,仅仅蒙郡的应纳税所得也流失了50亿美元。

      这些情况说明马州、蒙郡的商业环境在恶化。有研究机构给美国各个州的企业生存环境打分,马里兰州是列为最差的十个之一。李小玫认为,要改变这种状况,需要改革税收政策,同时要放宽政府的管制,要信赖市场的自由竞争机制。政府管得太多,只会把更多的企业赶出马里兰州。

      在 教育问题上,李小玫也感同身受。她的大女儿即将从本地高中升入大学,小女儿将要进入高中。她认为,虽然蒙郡的公立教育取得一些成绩,但目前在走下坡路。现 在还有很多学生是在移动教室里上课。本地区贡献了很多税收,但没有获得与这些税收匹配的教育资源分配。这与本选区的民主党议员没有竭力去争取有关。李小玫 认为,教育上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尤其必须推动学校教育的国际化,因为孩子们未来面对的是国际化竞争。必须让他们很早就学会面对这些挑战。

      从李小玫的主张可以看到,虽然她竞选的是16选区的一个席位,她的出发点也是选区的问题,但她的关照实际触及了16选区所在的蒙郡、马州,以致全国的政治、政策问题。对于竞选的前景,李小玫是乐观的。她感受到当前大的政治环境下,民众对政府广泛的疑虑和挫败感。奥巴马医改提高了企业经营成本,马州正在搞最低工资法案,增添了民众的担忧。这些氛围给共和党在马州提供了真实的政治机会。

      李小玫在共和党内得到很多支持。地区党部代表布莱特告诉我,他们认为李小玫是16选区共和党候选人中最接近他们的希望的。在华裔社区,她也有很多支持者。启明星中文学校张校长、海珍楼老板沈实先生都是李小玫的积极拥护者。沈实先生感叹地说,我1979年就来美国了,经历了很多;我们确实很需要李小玫这样的华人到台面上去帮着说话。重要的是,李小玫可以给16选区带来改变。

http://www.chineseindc.com/forum/thread-16302-1-1.html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是?或不是?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如何可能”研讨会报道及分析

本报记者 王杰夫

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已经成为当前中美关系最重要的关键词之一。这一概念由中方首先提出,但就概念本身的争论无论在官方还是学术领域则是方兴未艾,尤其是中美之间对此的理解有很多差异。12月4日至5日,美国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和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共同举办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研讨会,可以看作“新型大国关系”探索过程中的又一次重要努力。

研讨会的主要背景是,中国政府于11月底宣布设置东海防空识别区,在中美之间触发敏感,使得双方产生了在不同层次进行沟通、建立互信的需要。为此,双方派出了具有代表性的年轻一代学者。

12月5日在威尔逊中心的公开讨论会可以看做是这次中美关系研讨的总结性会议。主持人是基辛格中美研究所新任主任罗伯特·达利(Robert Daly),他此前多年在外交、新闻及教育等领域致力于中美关系方面的工作。中方派出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阮宗泽博士和外交学院博士生导师李海东博士,两位均是国内在中美关系研究领域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学者。美方派出了乔治城大学埃德蒙·A·沃尔什外交服务学院奥丽埃纳·马斯托罗博士(Dr. Oriana Skylar Mastro)和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资深分析员梅勒妮·哈特博士(Dr. Melanie Hart),两位近年在中国研究领域有重要建树。

中美双方的学者表现出对“新型大国关系”(以下简称“新”)理解上的深刻差异。阮宗泽博士的看法是,建设这一关系是探索性的行动,有利于中美双方。他强调当前中美双方共同利益的不断增长,如果发生冲突,对双方损失都很大;刚刚闭幕的三中全会表明了中国开放的决心,为中美合作提供了良好的前景。李海东博士则直接援引胡锦涛主席去年发表的文章,指出了“新”的三大内涵,第一是“不冲突、不对抗”,第二是“相互尊重”,第三是“合作共赢”。前二者是手段,第三为目的。他对中美能建立这一关系非常有信心,激动地表示,“Yes, we can”。

马斯托罗博士认为,中美关系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她不太认可用“新”这样的大概念来概括中美关系。不仅是这个词,华府智库里流行的中美“战略互疑”(Strategic Distrust)这类词都不太有经验事实的基础。她强调,中美之间的利益冲突是实实在在的。哈特博士认为,中美之间虽然有政治系统上的差异,美国这么多年实际已经承认,他们是可以和共产政权形成合作伙伴关系的。尤其是现在中美高层领导形成了较为频繁的互动关系,所以,她看好中美的合作前景。但她不同意对新概念的随意使用,这容易使人误解。

概念上的争论只是引导双方谈更深入的话题。在触及中美利益冲突时,中方两位学者显得保守,没有敞开谈论利益冲突,也许是为了捍卫“新型大国关系”这一大前提。阮博士认为,中美之间主要的问题是彼此的理解不到位,不知道对方要什么。李博士强调,中国承认现存秩序,不想挑战美方在东亚的势力;主要问题是,美方反应过激,认为中国一切行动的目的就是想使美国在东亚被边缘化。

美方学者的观点更为直接。马斯托罗博士认为,中美之间的主要问题不是理解上的差异,而是明显的利益冲突;主要就是中国谋求在东亚地区成为统治性的权力,不希望美方继续其过去的主导地位。她甚至驳斥了在国际关系领域盛行的贸易促进和平的理论,认为发达的贸易关系并不必然导致更高的和平可能性,在有的地方,发达的贸易甚至可能让国家间的关系变得紧张。哈特博士认为中美之间的较量不可能总是双赢,在很多领域,必然是中美互有胜败。比如,中国的制造业正向高端转型,这必然和美国产生竞争关系。现在最重要的是建立游戏规则,让失败方坦然接受符合规则的失败,双方在有输赢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是朋友。

作为主持人的罗伯特把讨论引向了热点。他认为,这次中国设置防空识别区,对美国来说存在信息的不对称,所以引起了担忧。他问如果新型大国关系已经建立,这个问题将如何得到处理?阮博士回答说,中方对美方的反应比较惊讶,因为事前已经通过一定的途径知会了美方。他再次解释了防空识别区的含义,不是领空的概念,只是为了尽早识别飞行器;而且不会影响到民用航空。李博士也认为美方反应过度,拜登前几日访问中国的时候在此问题上的表态已经缓和。

哈特博士回应说,从这个问题其实可以看出,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区域性的主导力量,但它的力量还没有被有效地容纳进所在地区的安全架构中。实际上,现在中美双方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在安全架构中安置中国。但中国应该逐渐适应,它的任何举动,必然受到利益各方的重大关注。美国以前也有这个阶段。笔者在会后就这个问题采访到罗伯特,他认为中国此次行动客观上有利于其自身的利益,中国此次是成功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双方的讨论还触及到其它一些相关话题。从双方的争论中,笔者可以感觉出他们在思维方式上的差别。中方学者更注重抽象的概念,美方学者则更强调经验基础,因此能坦率地谈到利益的冲突。阮博士在场也提到,中美双方产生争议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思维路径上的差异,中方习惯于从抽象到具体,而美方则从具体到抽象。

笔者认为,这些差异中也包含着政治背景上的差别。中方的学者虽来自学院,但有浓厚的官方背景,很大程度上是政府的代言人,很难在发言时脱离开政府的既定立场。可以说,他们是为了捍卫“新型大国关系”而来的。美方的学者虽也来自与政府有紧密联系的重要研究机构(如乔治城大学),但他们更为独立、开放,毫不讳言他们只代表自己。所以,他们更强调事实和证据,甚至直接反驳华府的的流行概念。

虽然如此,笔者更同意中方学者的立场。提出“新型大国关系”,是中国政府重要的政策手段,以这个概念引领中美的互动,占据话语的主动权。这是中国政府自信的表现,也符合国际关系领域的游戏规则,其实是仿效世界强国的经验。

研讨会虽充满差异和争论,但气氛平和友好。美方学者提到,这两天的研讨,参与者并不情绪化,也没有敌对的意思。他们认为,主要原因是作为年轻学者和前辈学者在背景上有重要区别,他们对冷战的氛围并不熟悉。双方学者也都表示,能坐到一起来研讨,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会后,笔者采访了阮博士,他表示中美作为两个大国,已经建立了高层官员的频繁互动,但在学术、教育上的交往、对话,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http://www.chineseindc.com/forum/thread-9552-1-1.html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郡长的远见 —— 蒙郡郡长赖格特华裔社区筹款晚会侧记

本报记者 王杰夫

1月5日下午,是我第三次在社区里见到蒙郡郡长赖格特先生(Ike Leggett)。赖格特其貌不扬,他的面部通常缺少表情。如果不是因为他郡长的头衔,如果不是因为身穿西装,从外貌上看,他其实是一个很普通的非裔美国老人。

这或许就是他的风格,很平易。晚会上不少跟赖格特多有交往的华裔社区领袖,他们都说,赖格特这个人很实在、很低调,很容易接近。确实是这样的。我几次采访,感觉跟他说话很容易。在场的程图(音译Cheng Tu)说,赖格特说话你能感觉到他真正想的东西是什么。这对于执掌一方的郡长是不容易的,想想他所管辖的蒙郡超过一百万人口,即使放在中国也是大城市了。

这次晚会由社区领袖齐丽丽女士召集,在滕如燕和陈晓明位于盖瑞兹堡市(Gaithersburg)的家中举行。到场的众多社区领袖是熟悉赖格特的,对他们来说,今天除了表示支持外,也想了解赖格特对下届郡政府的规划,或者说他的远见。

赖格特讲话不长,鲜明地勾勒出他看重的政策和未来方向。他反复提及了教育,并承诺把郡政府财政预算的二分之一用于公共教育。他将进一步开展教育合作,让郡内的孩子跟上世界的步伐。作为比照,他提到了上海中学生在不久之前的全球测试中名列前茅。

赖格特对教育的重视由来已久。主人家滕如燕有学龄的孩子,她特别认可郡长在这方面的成绩。她说,即使在这几年经济危机的状况下,赖格特也是首先保证教育;并且无论走到何地,他总是自豪地宣传蒙郡庞大的博士数目。我翻阅过赖格特去年的郡情咨文,其中除了保障公共教育的基本需求之外,他额外提到了三项面向未来的改革措施,其中一项是通过新的措施帮助落后学生。

赖格特很重视商业的发展。他谈到了小企业和大企业各自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他从去年就开展了一系列旨在面向未来、服务商业的措施,尤其是计划改进政府服务的60个领域,以缩短企业开展各种商业项目的时间,节约成本。

赖格特尤其强调了高科技对本地经济的影响。他有很大的抱负。早前,他就提到过要把本地的生物科技和生命科学产业建设为象加州硅谷的信息技术、西雅图和南加州的空间技术那样的影响力。目前蒙郡展开的几个重点项目已经在塑造自身在高科技产业尤其是生物科技产业方面的影响力,这包括the Great Seneca Science Corridor, the White Oak Science Gateway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新校区等。

赖格特也具有宽阔的国际视野。提到九月份中国之行,他谦卑地表示,比较起来,美国在有些方面不再是世界最强了。他再一次提到蒙郡三分之一人口是在外国出生,而且这部分人口平均受教育程度很高。他强调要把蒙郡建立为一个国际性的社区,“要让世界看到,蒙郡是一个最欢迎外国人的地方”。

赖格特在这方面着力甚多。蒙郡从2007年起建立姐妹城市筹备委员会,已经与萨尔瓦多的莫拉桑和埃塞俄比亚的贡德尔建立了姐妹城市。中国西安是第三个,印度将是第四个目标。除这些重大举措之外,赖格特也注重通过文化手段促进社区的族群融合。同乡会会长何如意介绍说,2011年赖格特支持创建了每年一度的“蒙郡的世界”(World of Montgomery)节日,几年来吸引了众多族裔的参与。去年,赖格特拨款为本地的外国人免费建立英语培训项目,目前已经在蒙郡几个人口集中的城市,如银泉市等建立了常规的培训机制。

赖格特在简短讲话中显示出他在执政上的远见。因为他的远见和任期内的杰出政绩,2013年他被评选为全美郡长协会的主席。在华裔的社区领袖看来,他对华裔社区的带动也是具有远见的。

在演讲的开头,赖格特有一句非常珍贵的表述。他说,重要的不是让我赖格特来告诉你们什么是最重要的,而是你们当中有人站起来,到社区里边解释你们的想法是什么。翻译一下,就是说,华裔要采取更为积极的姿态去参政,要在政治中去争取话语权。这是他在帮华裔出谋划策,希望华裔能在社区具有更大的主动权。这是非常有远见的政治建议。

赖格特对华裔群体这种具有远见的带动并不是第一次。在场的同乡会名誉会长何晓慧女士给我讲了一件事情。去年在“蒙郡的世界”节日期间,她带领发起了为贫穷群体捐献衣物的活动。虽是一件小事,但赖格特郡长以此为题,常在社区的不同场合提及华裔对社区的贡献。作为政府官员或者说领袖,他所看到的不是一件小事,而是华裔愿意服务整个社区的积极姿态,这也是一种带动。

由此可见,赖格特受到华裔社区各方领袖如此普遍的认可,不仅是因为他在郡长任上的执政成绩和远见卓识,也因为他对华裔社区真诚的关注以及他具有远见的带动。

http://www.chineseindc.com/forum/thread-9874-1-1.html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